机构项目

项目进展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机构项目>安全水源计划>项目进展

安全水源计划|株洲清蓝环保:守望湘江,休戚与共

2020-10-20

0

绿色潇湘.jpg

前言

2020年,由绿色潇湘发起的安全水源计划吸引了来自湖南、湖北、安徽、江西、四川及福建6个省份的20家伙伴参与行动,共同守护家乡饮用水水源地。随着2020年安全水源计划项目的收尾,绿色潇湘将陆续推出安全水源计划合作伙伴系列报道,分享各省在地伙伴们的水源地保护实践经验,推动更多伙伴参与本地水源地保护,让人人享有好水源。

加入株洲清蓝环保志愿者协会(以下简称株洲清蓝)后,王慧鹏和协会同行者愈发深刻

认识到——湘江不只是经济与谋生的来源,共饮湘江水,每个人与湘江原来也休戚与共。

精神:既然选择了环保,便只顾风雨兼程

放眼湖南甚至全国,像株洲清蓝这样扎根本地迅速成长起来的民间环保组织显得非常可贵。

2020年,绿色潇湘和北京市朝阳区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共同研发了《水源地信息公开与环境管理状况评估指数体系》(以下简称“水源地评估指数体系”),株洲清蓝如获至宝,即刻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对株洲12个县级以上集中式水源地水质信息公开、管理信息公开、水质达标、水量满足、实地环境状况的调研,行动能力和完成速度让同行感叹和敬佩不已。

一个水源地调研评估持续要一个月左右,株洲行政区域呈南北长条状,12个水源地遍布各个区县,可以想象株洲清蓝这几个月付出了多大的艰辛和努力。这也是株洲清蓝一直奉行的理念和精神——既然选择了环保,便只顾风雨兼程。

在数百个本应进入梦乡的凌晨,株洲清蓝秘书长袁根良却趁着这段污染偷排高发时期在江边默默蹲守,并用手机拍照通过微博将湘江中工业污染严重的霞湾港实时信息传递给株洲市环保局;面对非法倾倒工业废渣的刑满人员威胁,他毫无畏惧直面抗争;面对家人的不解和埋怨,他心怀愧疚却仍固执地默默坚持……他们的付出也收获了认可。

2018年的8月,湖南省第二环保督察组入驻株洲时,特意邀请了株洲清蓝负责人座谈,通过他们深入了解株洲市环境保护工作情况。在此之前,株洲清蓝刚对株洲市县级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水源保护区调研,共发现46个问题。

这些问题和线索,也被环保督察组作为有价值的参考。2个月后的2018年10月,株洲市环保局就公示了株洲市2018年重点民生实事县级饮用水水源地突出问题整治完成情况,株洲市各县市区的25个县级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专项整治问题,已经全部完成整改。

袁根良说,看到每一次守望监督都起到了作用,我们就觉得值。

也因此,株洲清蓝作为2017年才成立的民间环保组织,在众多民间环保组织中成立时间并不算早,却成为了株洲民间环保水源地的“百科全书”。他们收集了全面的信息,对株洲水源地情况了如指掌,水源地评估体系也相对完善。

评估:株洲水源地有了很大改善,进步空间仍很大

2020年3月,“水源地评估指数体系”的发布,更是让株洲清蓝的工作如虎添翼。

王慧鹏说,现在就数字化时代,以前水源地评估只形成了报告,却没有形成数据对比和分析。

就水源地保护而言,发现问题只是第一步,如何将问题专业、有效地披露,推动当地相关部门治理和解决,并进一步唤起公众关注与重视,才是下一步工作的关键所在。

“‘水源地评估指数体系’帮助我们找到了调研方向”。袁根良表示,一是讲顺序,在实地调研前他们会根据评估体系对水源地的名称、位置、范围、类型、供应人口、供应区域等等一系列资料进行采集,做到对水源地的背景情况了然如胸;二是有方向,按照评分表内容收集水源地背景信息,在实地走访时不会无所适从;三是够完整,评估体系的评分表里包含了水源调研工作需要掌握的全部指标,可以直接依据表格操作;四是出数据,评估体系能通过评分分值清晰地反映水源地保护区的整体情况。

以株洲清蓝刚完成12个水源地调查评估为例,第1名是炎陵县河漠水饮用水水源地:得分95.3分;末名是渌口区自来水厂饮用水水源地,得分仅为73分,12个水源地孰好孰坏一览无遗。且很直观就能得出数据分析和判断,总体来看,株洲地区12处县级以上饮用水水源地水质合格、水量满足、环境优美,行政主管部门发布了专门针对水源地保护管理相关的条例办法,制定了详尽的水源地保护区划分技术方案和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公众基本能从主管部门官网查询水源地水质情况数据并通过电话举报反映水源地存在的环境问题。

“水源地评估指数体系”还有助于株洲清蓝对株洲水源地进行时间纵向的对比。

王慧鹏说,对比2017年历史数据和2020年回访整改情况我们发现,株洲县级以上饮用水水源地基本解决了工业和采砂带来的污染隐患,也完成了除株洲市区外饮用水水源地污水直排情况的截流。但一级水源地保护区护栏损坏情况反复出现,垃圾倾倒、一级水源地保护区垂钓游泳等禁止的人为活动多年来未得到有效控制。另外,全市均未见发布饮用水水源地风险源名录及109项水质全分析监测指标数值,各地区的水质信息公开情况也是参差不齐。

王慧鹏说,部分区县的管理部门执行不到位,办事效率待提高。从2017年起我们就对渌口区提出水质信息公开建议,但4年来未有改善,我们判断株洲未建立对各地统一的水源地信息公开的规范机制,随意性大。

总体而言,这几年株洲水源地的保护有了很大改善,但进步空间仍很大。

挑战:让公众意识到既是污染受害者,也是制造者

株洲环境变化确实很大,“全国十大污染城市”的沉重帽子被扣了很多年。但到2019年,全市12个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监测断面,水质达标率为100%,满足饮用水源水质要求。湘江、渌江和洣水株洲段饮用水源地水质年平均值均达到Ⅱ类水质标准。

王慧鹏说,经过政府部门这么多年的对环境的治理和整改,现在已经很难发现大问题了。

如今,公众水源保护意识不强、不足成为了株洲水源地面临的最大挑战。

“他们感受可能没有我来的深刻”。袁根良说。1982年出生的袁根良,就职于株洲硬质合金集团(俗称601),作为“一五”期间中国建设的156项重点工程之一,袁根良所在的生产线就有过直接往湘江排放污水的历史。

袁根良很早就意识到自己是环境污染的参与者,“但让公众意识到我们每一个人既是污染的受害者也是污染的制造者,这一点可能是最难的。”

现如今,株洲水源地污染源已经从了排污企业逐步转向了普通公众。2019年,株洲清蓝在水源地调研发现,垃圾污染问题和游泳、垂钓捕鱼问题数量共占总问题的75%,且整改困难。

在株洲市渌口区沿江风光带的老街和自来水厂交界处有个洄水湾,因鱼类较多是当地市民的“钓鱼圣地”。渌口当地的渔政、公安、环保等部门工作人员多次提醒、劝导钓鱼市民,但效果并不明显。

王慧鹏说,游泳钓鱼市民对水源的概念不清晰,对于在水源地游泳钓鱼乱丢垃圾等行为的危害性认识不足。大多数人,依然对水源地的污染而不自知或无意识。

愿景:共饮湘江水,每个人与湘江休戚与共

值得欣慰的是,公众越来越在乎精神上的追求,水源地环境优美符合他们的亲水需求。

在给株洲河流做体检之外,王慧鹏还积极组织上游一公里活动,通过亲子家庭徒步巡河等方式科普饮用水源保护区相关条文。

2019年,株洲清蓝共开展了18期上游一公里活动,凝聚了340个家庭参与到水源地的保护中来,邮寄了饮用水源调研报告和300张左右的明信片给饮用水源相关的主管部门。

通过诸多活动,株洲清蓝环保志愿者协会赢得了公众极大的认可,远超了王慧鹏的想象。2019年99公益日期间,株洲清蓝环保志愿者协会得到了130个公众支持。“其中,这些公众中参与过协会活动的有100人左右,筹集善款72300元。这让我受宠若惊的同时,也更坚定了我坚持环保的决心。”王慧鹏感叹到。

近日,株洲清蓝调研洣时发现,该流域采砂作业严重,泥浆直排或油污渗漏等不规范现象普遍,造成河水浑浊、悬浮物超标和水体石油类污染增加,且无序开采还会影响防洪安全、威胁河床稳定,破坏水生态环境,致使国有资产流失。

王慧鹏说,“我们的水源地保护体系已经做的比较完善了,下一步我们把视野放的更宽,计划把流经株洲境内的河流污染治理,都纳入我们的调研评估范围。”

正如株洲清蓝一团队成员曾说的那样,在株洲长大,对湘江有一种特别的情感,既忘不了也放不下。所以会继续坚持下去,守护好这条美丽的母亲河。

王慧鹏说,湘江是湖南人的母亲河,但不只是经济与谋生的来源,共饮湘江水,每个人与湘江也休戚与共。

电话:0731-85861192

邮箱:greenhunan@greenhunan.org.cn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南二环一段518号阳光100后海1-73栋1111号

版权政策隐私声明

Copyright © 2016 绿色潇湘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15324号-1   网站地图